不是她不记得,而是她一点都不相信。

  她和项上聿,是敌对的,是仇视的,是相爱两生厌的,在一起一天,都是吊着脑袋,别说坚持到他做总统,她和傅鑫优离婚了。

  不,她不会让他做总统,她会想尽办法阻止他的前进。

  “记得了。”穆婉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  “现在开始,不是记得了,是给我记牢了,听见没有。”项上聿厉声道,带着不容抗拒的压力。

  “我不是聋子。”

  项上聿眼中掠过更加冰冷的寒风,意味深长地锁着她,“很好,到现在都没有收起你的傲气。”

  他转过身,朝着楼上走去。

  穆婉握住了他的手臂,狐疑的拧起眉头,防备地问道:“你上去干嘛?”

  “睡觉,你要一起?”项上聿冰冷地锁着她。

  穆婉松开了手,“我还要给你做饭,饭不吃了吗?”

  “有些事情,比吃饭还重要,就不知道你领没有领会?”项上聿暗示道。

  穆婉看起来平静,脑子里早就是惊涛瀚浪。

  比吃饭还重要,他只的是什么事情?

  傅鑫优让她找厨师的事情,还是其他?

  她没有领会,也不想轻易暴露,不想被项上聿诈出什么信息。

  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吃饭还是挺重要的,你去做饭。”她转过身,进去了厨房间。

  黑妹起身,拍拍屁股,跟在穆婉的后面也进了厨房,“夫人,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我怎么听不懂啊?”

  “项上聿高深莫测,说出来的话,不仅仅是炸弹那么简单,你也最好不要猜测他话的意思,否则,就会被他带进沟里,最好的办法是,听到了当做没听到,不要深想。”穆婉冷声说道,把买的整鸡从塑料袋中拿出来。

  “他为什么要睡在夫人房里啊?”黑妹又问道。

  穆婉摇头,“不知道。他这个人做事,看似荒唐,其实,早就留有后招。”

  “我看看他在干嘛。”黑妹拿起手机,看着手机里面的录像,信号全部被切掉的。

  “怎么会是,我安装的监控都坏了吗?”黑妹不解道。

  穆婉飘向黑妹,解释道:“你看不到的,以项上聿为中心,方圆一百米的地方,信号都是被屏蔽的。”

  “可是,他不是可以接听电话的吗?如果被屏蔽,电话应该接听不了吧。”

  “也不是说屏蔽,而是信号被处理了,他让放进来的信号才会放进来,好了,别问这些了,你帮我把蔬菜洗了。”穆婉说着,从冰箱里把冻虾拿出来。

  她把整只鸡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,先在锅里放入了油,放入了葱姜蒜花椒,炒出了香味之后,放入鸡肉,把鸡肉炒到金黄,放入一整瓶,本来,放入的应该是白酒。

  她不喜欢白酒,就放入了一整瓶黄酒。

  黄酒的味道虽然不如白酒香,但是比较温和,更适合她的口味。

  “夫人,菜我都洗好了。”她闻了闻,“我们为什么要给他做那么好吃的菜,可以给他做难吃的。”

  “那他一定会把你先斩了。”穆婉清楚地知道。

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野性乡村只为原作者秦汤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汤汤并收藏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