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只说一遍。”穆婉别过脸。

  项上聿拧起眉头,深邃地看着她,眸中的暗光起起伏伏的,“你还是说谎的时候可爱一点。”

  穆婉呼吸一顿,握紧了拳头。

  她知道,这个谎言,连她都觉得虚伪。

  楚源说项上聿爱她,怎么可能?

  她不擅长撒谎,更不擅长恋爱,如何勾人心魄,如何让男人爱上她,她压根不会,也没有人教她,更没有多少男人和她接触。

  项上聿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内心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他,索性不说话了。

  项上聿摆过她的脸,让她正对着他,锁着她的眼睛,“怎么不反驳我,你不是伶牙俐齿吗?”

  “你相信,就算我不说,你也会相信,你不相信,就算我说的天花乱坠,你也不会相信,反驳什么,浪费唇舌。”穆婉看着他说道。

  项上聿渐渐地靠近她。

  她以为他会咬她,还没有碰到她呢,她脑子里就闪过疼痛的讯号。

  之前他咬的地方,应该是破了,她现在都觉得疼。

  但是,他没有,他嘴唇碰到了她的嘴唇,很是轻柔,闭上了眼睛,一口一口亲着。

  穆婉眉头拧了起来,防备地看着她,没有拒绝,但也没有回应。

  两个人靠的太近,她都斗鸡眼了。

  项上聿进入了她的口中,太过滚烫,穆婉往后推开了。

  项上聿睁开眼睛,眸中迸射出锋锐的光,杀气腾腾的,厉声道:“不是说爱我吗?亲你都受不了啊?”

  “我没有刷牙。”穆婉说了一句。

  “不嫌弃你。”他扑了上去,把她压倒在被褥上面。

  穆婉推着他的胸脯,她想问他放不放过邢不霍的,可是,她发现了,项上聿执念很深,特别是对邢不霍。

  如果她这个时候提邢不霍,反而会激怒他。

  夜曼曼,黑夜何其长。

  穆婉被迫接受着他的侵略,思绪却飘的很远。

  如果,邢不霍死了,她的付出,她的坚持,她的执念,就会变成她坟前的悔恨。

  她更像是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,现在抽身,已经失去了太多,失去的无法承受,只有继续赌下去,才会有可能有翻本的可能。

  如果,一直不翻本呢,那她只能输的更多。

  很矛盾,很纠结,很彷徨,所以很痛苦。

  如今,先保住邢不霍,是她唯一要做的,狠了狠心,主动亲在了项上聿的嘴唇上。

  项上聿很高兴,露出了笑容。

  她那蜻蜓点水的一下,压根不能满足他,拖着她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

  事后

  穆婉去洗澡,看着镜中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痕迹,只觉得心口很闷,烦躁,有种想要砸掉镜子的冲动。

  其实,她知道,她想要砸掉的是被侵略过的身体,洗了好久,好久,直到皮肤都泛红了,出去。

  项上聿已经洗好澡了,应该是在其他房间洗的,坐在沙发上。

  他幽幽地看着她,“刚才反应很好。”

  穆婉垂下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野性乡村只为原作者秦汤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汤汤并收藏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