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雅心里一紧,还没有站起来,就听到顾凌擎身边的人惊慌道:“首长你流血了。”

  顾凌擎拧眉,沉声道:“不碍事的,不用大惊小怪。”

  白雅站了起来,握住顾凌擎的手,把玻璃片拔了出来,“别看小伤,处理不好,就会变成大伤,首长是国家重要的军事部队领导人,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  服务员拎了酒店配备的医药箱过来。

  白雅弯着身体,认真的帮顾凌擎处理着伤口。

  顾凌擎目光深邃的看向她。

  灯光下,光落在她的身上,因为她低着头,一边头发投射出来的剪影落在她的脸侧,有种静影落壁的好模样。

  脑子里有些她帮他包扎的片段一闪而过。

  片段里,白雅还穿着白色的大褂,是帮他包扎手臂。

  要是他不发生意外,要是他不失忆,或许,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吧。

  白雅在帮他包扎手的时候,他握住了她的手。

  白雅觉得他的手掌心很灼热,灼热的,让她指尖一颤。

  她不解的看向顾凌擎,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睛。

  “我的手下来吧,不劳烦你了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松开白雅的手。

  她的心沉了下去,确实,太过关心了,以他们现在的关系,不合适。

  她站直了身子,对着吕行舟道: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  “这个包厢里面就有。”吕行舟示意服务员。

  服务员推开了包厢里面内置的洗手间。

  白雅走了进去,打开水龙头,洗手上的红色的血。

  这是顾凌擎的血,她心里泛着疼痛,看向镜子里的自己,“这就是你要的,对吧?”

  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回答。

  她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转身出去。

  吕行舟放下了手机,对着顾凌擎说道:“首长,你手受伤了,就不要喝酒了,要什么现榨的饮料?这里的五谷杂粮还不错的。”

  “那就五谷杂粮吧。”顾凌擎身边的手下说道。

  “再来份现榨的五谷杂粮。”吕行舟对着服务员吩咐道。

  不一会,五谷杂粮上来了。

  吕行舟给顾凌擎倒上,又对着白雅说道:“白老师喝了不少酒了,一个女孩在外面不容易,你又一个人来的,也改喝五谷杂粮吧,还有小彪,你毕竟是孩子。”

  吕行舟示意服务员。

  服务员给白雅倒上了五谷杂粮,也给吕彪倒上了。

  白雅没什么胃口了,随便的吃了一些饭菜,喝了一杯五谷杂粮,觉得有些热,看向空调,对着服务员轻声道:“麻烦把空调开低点。”

  “好。”

  吕行舟看向手机上的时间,“哟,都快一点半了,我下午还有会议要开,要不,今天就这样,等我空了,改天换个晚上,好好再聚一聚。”

  “也好,我也得回警局了。”陈斌看向白雅,“你现在是要去警局还是酒店,我先送你。”

  白雅燥热的难受,头也昏沉沉的,“我先回酒店休息,晚点去警局。”

  “嗯。你脸很红,估计酒喝多了,红酒后劲很大的。”陈斌扶着白雅站起来。

  白雅有些眩晕,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野性乡村只为原作者秦汤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汤汤并收藏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