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顾凌擎,我让你签了协议和周海兰结婚,就是不想你再纠缠我,我真的,真的,好不容易才和苏桀然在一起,如果你对我还有一点点的怜惜,请你放过我。”白雅沉声道,带着请求的意味。

  顾凌擎的眼中出现了一道裂痕,毫不保留的流露出了痛色。

  看到他痛苦,她的心更痛,好像被挖走了只剩下一个空洞一般。

  她知道自己的性格非常有问题,沉默寡言,冷漠寡淡,不阳光,也不积极,带着很强的防备心,爱钻牛角尖。

  她何德何能,能够得到顾凌擎的喜欢。

  她这一生,已经无怨无悔,即便死,也是带着他所给的温暖死去,心满意足了。

  从头到尾,老天从来没有对她仁慈过。

  她做的最大的仁慈,或许,就是对顾凌擎放手。

  顾凌擎真的是一个好人,勇敢,担当,有责任感,又充满了正义感。

  他值得更好的。

  “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你爱过我吗?”顾凌擎沉声问道,并不平静,紧绷着下巴,盯着她的眸中冒着火焰,拳头也紧紧的握着。

  “没有。”白雅清晰的说道。

  顾凌擎死死的盯着她,气焰冷了下来,好像笼罩了十二月的寒。

  冰火两重天中。

  “白雅,我再问你一遍,你给我想清楚了回答,不然,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救了我和苏桀然达成了交易,我都不会原谅你,你给我好好想清楚!”顾凌擎不淡定道,呼吸都是不平稳的。

  白雅抬起了下巴,已经做出了决定,看着他冰冷的眼眸,冷漠道:“你的原谅不原谅,我无所谓。”

  顾凌擎垂手把旁边的花瓶砸在了地上。

  花瓶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。

  白雅的眼眸都没有颤一下。

  程锦荣在外面听到声音,担心的开门。

  顾凌擎力气非常大的推开了程锦荣,大步走了出去。

  她知道,今天开始,她失去了最爱的人以及最爱她的人,眼泪终于滚落了下来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程锦荣关心的问道。

  白雅看着顾凌擎消失的方向,“我爱他,很爱,很爱。”

  她扯了扯嘴角,苦笑着捡起地上的笔记本,转身,走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  程锦荣一头雾水的待在客厅里。

  女人啊,即便知道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依旧会觉得难过。

  那种难过铺天盖地,像是洪水,把她快淹没了,只能嚎啕痛哭了出来。

  她想砸东西,想宣泄,紧紧的握住了拳头。

  她知道,现在的状态很不对,可是,压根就控制不住自己。

  有种砸东西的冲动。

  她努力的抱住了自己的头,蹲在了地上,还是忍不住那股从心口出来的气,直接冲到了脑际。

  她不想当神经病,谁能来帮帮她,不需要救她性命,只需要给她清醒的理智就可以了。

  “啊。”她嘶吼出声,祈求的看着老天。

  可惜,老天从来就没有放过她。

  程锦荣听到白雅的嘶吼声,紧接着,又是房间里乒乒乓乓的摔东西的声音,砸东西的声音。

  他担心的敲着门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野性乡村只为原作者秦汤汤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汤汤并收藏婚婚欲睡:顾少,轻一点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