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完之后,丛安安便转身离开了主卧。hnshuwu.com

  留下一脸震惊的封行朗,和睡得迷迷糊糊的封林晚!

  “爹地……刚刚来的是安安妹妹吗?是她爹地不要她了吗?安安妹妹好可怜!”林晚晚揉着惺忪的睡眼说道。

  女儿的话,像是惊醒了封行朗。他这才意识到:丛安安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孩子,她爹地不在她身边,她是多么的没有安全感!

  “安安……安安!你等等!”

  封行朗立刻翻身跃下了床,赤脚朝丛安安追了过去。

  终究是他封行朗把丛刚带去慕尼黑捞自己儿子的;现在丛刚没回申城,他的确有弄丢人家爹地的责任。

  林雪落揍完大儿子走出婴儿房时,丛安安已经上楼去了。

  “酒儿,刚刚来的是不是安安?”

  林雪落朝着楼梯方向张望了一眼,“我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了。”

  “嗯,就是林诺义父的女儿。她刚刚上楼去了!她叫丛安安?还是颂安安?”姜酒好奇的问。

  因为她听封行朗一会儿喊‘丛刚’,一会儿喊‘颂泰’,偶尔还喊‘毛虫子’什么的。实在是奇怪这个怪胎义父竟然有这么多的绰号?!

  “她叫丛安安……”

  林雪落一边回答,一边朝楼上走去,“安安……安安……”

  走到楼梯口时,正好遇上了怒气冲冲奔下楼来的丛安安。

  “安安,你来了?小虫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林雪落柔声问道。在丛刚离开的这些天,林雪落有让邢十四去了一趟训练基地,本想把丛安安和小儿子接回家住上几天的;可两孩子都不愿意过来住,便只能作罢了。好在还有卫康照顾他

  们的生活起居。

  但林雪落不知道的是:卫康晚上并不陪着两个孩子一起住在启北山城的别墅里。但也离得不远。

  “你们一家都是自私鬼!为了你们自己,把我爹地丢在默尔顿古堡里当人质……你们一家人实在是太坏太可恶了!”

  丛安安怒声朝林雪落嚷嚷道,“我恨你们!我要把小虫子丢进海里喂鲨鱼!”

  “安安……安安……对不起!你先别生气……告诉干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
  林雪落听丈夫说起过丛刚留在慕尼黑的事儿,但却不知道丛刚是被丢在默尔顿古堡里当人质的。

  “我爹地要是受了伤,或是出了什么意外,我就把你们一家人都灭掉!”丛安安怒声。

  “安安……丛安安!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戾气呢?”

  封行朗从楼上追了下来,一把从丛安安的身后把她抱了起来。

  应该是没想到封行朗会突然抱起自己,丛安安竟然忘记了反抗。等她意识到自己被封行朗抱起身时,她便一口咬在了封行朗的手臂上。

  “啊……你这臭丫头,怎么还咬人呢?!”封行朗吃疼的松开了怀里的丛安安。

  听到客厅里传来的争吵声,封林诺立刻从婴儿床里奔了出来。

  “安安,我虫叔还没回来吗?”封林诺问向丛安安。

  “你们把我爹地留在默尔顿古堡里当人质……你们一个个都坏透了!等我找回我爹地,再一个个收拾你们!”

  丛安安那倔强的小模样,看了真让人心疼。

  “行朗,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?丛大哥究竟因为什么原因留在慕尼黑的?你昨天晚上不是说……说丛大哥是自愿留在默尔顿古堡里跟什么人叙旧的吗?”

  林雪落怒声质问,“怎么安安却说丛大哥是被你们留在古堡里当人质了?”

  “安安说得没错:那个老巫婆阿里娅,的确把我虫叔留下当人质了!”

  接话的是封林诺。对于阿里娅的所作所为,他也是恨之入骨。

  “封行朗,你怎么可以骗我?”

  林雪落真的很生气,“你竟然把丛大哥一个人留在慕尼黑?你考虑过丛大哥的感受吗?你考虑过安安的感受吗?”

  “雪落……按道理,以丛刚的身手,他应该早就逃离默尔顿古堡了!是他自己不想逃!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  其实封行朗心里也挺烦躁的。哪儿哪儿都觉得堵心得很。

  “呵呵!看来你还真把丛刚当人质留在古堡里了?!封行朗,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自私啊?!”

  林雪落急得眼框瞬间泛红,“安安比你女儿还小,她也需要自己的爸爸!”

  “雪落,你先别着急,我这就给五颂打电话。问问丛刚的情况!”

  封行朗正准备上楼拿手机,女儿晚晚已经替他把手机拿下楼来了。

  七个小时的时差,慕尼黑还是是凌晨一点钟。手机作响了好几声才被接听。

  “封总……这么晚了……您有什么事儿?”被吵醒的五颂很头大。

  “五颂,颂泰呢?回申城了没有?”封行朗紧声问。

  “晚上我去了一趟默尔顿古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缠绵入骨:总裁好好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野性乡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缠绵入骨:总裁好好爱最新章节